胡友峰:我与山大文学院的情缘
作者:胡友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02    更新时间:2016-12-8    

 

 

 

 

胡友峰,1977年生,安徽金寨人。浙江大学文学博士,山东大学文艺美学研究中心博士后。2016年加盟我院,现为文学理论研究所教授,文艺美学研究中心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西方美学(康德美学与生态美学)、文学与媒介关系等方面的研究。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

 

 

 

 

 

 

 

 

山东大学以文史见长,文学在山东大学的学科建制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山东大学文学院薪火相传,至今已经走过了110多年的历程,一代又一代学术大师长期在山东大学文学院执教,奠定了山大的文史传统。山大文学院一直是我少年时代的一个梦想,是我心目中一个朝圣的胜地。而我有幸有两段经历与山大文学院密切相关,9年前我作为博士后在这里学习过,现在又在这里从事教学科研工作,这是何等幸运的事情。

2007年博士从浙江大学文艺学专业毕业以后,我就来到了山东大学文艺美学研究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联系导师为曾繁仁教授。记得第一次和曾老师见面,曾老师就告诫我:要做好学问,要先做好人。从山东大学进站开始,与人为善、做好人一直就成为我遵循的内在准则和行为规范,山大文学院诸位学术名师的做学方式已经内化在我的生命之中,虽然达不到他们的水平,但心向往之。在文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学习的近4年时间里,我在文学院诸位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初步的掌握了从事文学研究的基本方法和自己未来学术研究的发展方向。如果没有这段经历,我可能还会在学术道路上摸索很长时间而不得要领,如果让我寻求自己学术研究的原初动力,山大文学院这段时间的学习经历功不可没。

正是在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打下了扎实的学术基础,在后来的学术研究中我的学术研究方向就集中在了康德美学和文学与媒介关系研究两个领域。这两个领域的研究正好与文艺美学研究中心的研究方向相互契合,一方面我可以融入到西方美学的研究领域,继续从事康德美学与西方生态美学的研究,另外一方面又可以从事文学艺术传播方向的研究,在媒介变革与百年中国文学这一领域继续跋涉。进入中心工作以来,我在这两个方向担任博士生指导教师。指导博士生从事这两个方向的研究工作。进入山东大学文艺学专业从事教学科研工作一直是我多年来的一个梦想。而今当我自己真实的站在文学院的讲台上给学生上课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梦想成真,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梦想实现的这么快。

进入文学院工作以来,我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山大文学院学术研究的守正与创新。以文艺美学研究中心的学术研究为例,在研究方向上,既坚守传统的文学基础理论和美学理论的研究,既有西方美学与中国古典文论的研究。又开辟了生态美学与环境美学、文学与艺术传播、符号学研究的方向。学术研究的传承工作做的也很好,学术梯队的建设比较合理,老中青结合,每一个学术方向都有梯队成员。为了更好的规划自己的学术研究方面,我现在主要以康德美学为中心,梳理西方美学中自然观的演进逻辑,为生态美学寻求存在论的根基,在这方面,我目前协助曾老师正在整理生态美学的相关文献,译介国外最新的生态美学研究相关文献,为生态美学研究提供最新的文献资料。在文学与媒介关系方面,我目前主要是从媒介生态的视野梳理百年中国文学的发展历程,为重写文学史提供一个新的视野。

第二大感受就是文学院对人才工作的重视。作为学生,我到文学院工作一直是心怀忐忑,诚惶诚恐。但是文学院并没有把我仅仅当作学生看待,而把我当做一名是引进的杰出青年学者。郑春老师、谭好哲老师和沈文老师为我工作的事情东奔西走,帮我解决了入职初期的一些困难,让我能够尽快的融入到文学院的大家庭之中,对此,我内心一直心怀感动。

2007年,我作为一名博士后在山东大学文学院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当时文学院还在文史楼办公;今天,我作为山东大学一名教授、博导在文学院独立从事教学科研工作,文学院的办公地址已经迁入知新楼,我在知新楼也有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和学术科研团队。时间匆匆如白驹过隙,我也已经从一名博士后成长为一名青年学者,山大情愫已经嵌入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看着这个9年前我第一次走进的校园,那个时刻,山大是那么的遥远。而今天,山大离我又如此之近,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深刻在我的脑海之中,唯一不同的是时光的流逝和年岁的增长。

山大,在115年的历史长河中,我可能只是在你尘封岁月的档案中留下一个名字的匆匆过客,但是您却承载了我青春时代的梦想与光荣。作为山东大学文学院的一名青年教授,我深感自己肩上责任的重大,唯有继续努力,方能不改初心,不忘使命。

文章录入:方方    责任编辑:master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