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永建:送别李万鹏老师
作者:鹿永建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07    更新时间:2016-3-11    

编者按:20163月,我院李万鹏教授因病在济南去世。今天我们刊发校友鹿永建的这篇纪念文章,深深怀念为学院发展建设做出重要贡献的李万鹏老师。本文选自山大新闻网。鹿永建,我院中文系82级学生,新华社国内部重大报道策划中心副主任、高级编辑。

 

 

201638日,我经单位领导同意,请假到济南参加李万鹏老师的送别仪式和追悼活动。G121到济南已经1220分,出租车司机不太熟悉地点,所以几乎下午一点半了,我才下了出租车,疾步走进济南东郊的莲花山殡仪馆,看见同学何思清、刘忠国、严洁、于岸青、常翠音在一个告别厅门口直招手,我快步走过去,严洁同学把我的包接过去并催我说,快去看李老师一眼!
  事后才知,真是最后一眼!再晚一分钟就看不到了。
  我跳上台阶,进去,看到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往下撤横幅了,不大的告别厅因为只有两三个人而显得空旷,中央的一张窄窄的床上躺着永远睡去的李万鹏老师,他熟悉的面孔比平时更瘦,更黄,而且再也不会、不能像过去那样冲着他的学生笑笑,诚恳的眼睛也永远、安详的闭上了。
  我本想鞠个躬,没鞠,只顾上仔细看老师一眼。马上有人把车推动,往左边推去,我感觉他推得真快!我随之转过身,再看李老师一眼。然后有人就把他推走了,推到门帘后另一个地方。
  别了,李老师。
  和李老师师生欢愉相谈的人间美景从此不再。
  此生得李老师为师,真是人生的福气。
  叶涛教授(山东大学中文系我的师兄,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在《李万鹏先生与山大民俗学》一文中对于李老师在学术、教学和视学生如子女的事迹有权威详细、感情深沉的记载,是怀念李老师的必读佳作。读了之后,我对李老师更敬仰和钦佩了。
  但是,坦率地说,李老师即使完全没有这么多的学术成就、育人故事,仅仅就他对我们中文系八二级学生的关心、爱护、指导,就可以丝毫不夸张地说他是一位极其宝贵的仁爱之师。时隔30余年,我还记得他长在瘦瘦略弯曲的身体、瘦瘦而且有麻点的脸庞上的眼睛,总是那样诚恳地看着你,就像有人描述的像羔羊的眼睛一样温柔(至少我们这些学生眼睛里看来是这样的)。除了把他看作级主任、民间文学的老师之外,我们还把他当作一位慈父一样的人。我不知道多少次,心里有些难解开的心绪,不知不觉就跑到他不甚宽敞的家里去了,师母从来都是笑脸相迎,李老师也是带着笑意看着我,在他家好放松啊。有时也没有什么有深度的交流,但是在他家坐一会儿,随便说几句,心里就好受多了。有时,李老师也不问什么,我想他自己的人生历程中也一定有不少坎坷,他从中学习到的是包容别人,关心别人,陪伴别人,疼爱学生。
  我的同学们也经常到李老师家坐坐,心里话也会给他说。有时我甚至会碰到别的同学们在他家里,当着他的面,彼此说些很私密的情感之事,我当时觉得很震惊。我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因为他们觉得,在李老师家说什么都是安全的。同学们工作之后,继续和他交流,有的同学遇到麻烦还照旧麻烦李老师。
  当然,同学们成长之后,李老师也很享受学生们对他的爱。我工作好久之后,有一次在李老师家里,听他特别开心地说:到何思清同学任职的地方搞民间文化方面的工作,何思清像接待老爷子一样接待我。看他的脸上乐开了花,我听了也很开心,说:那是您应得的待遇啊。师生如父子,这话说得不就是此情此景吗。于岸青同学回忆起我们82级最后一次同学聚会时,李老师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岸青去李老师家接他来参加同学活动,师母担心身体要跟着一起来,李老师坚决一挥手:坚决不用,放心,我的学生一定会把我照顾得好好的。李老师这种对于学生的体贴和信任,真是妙不可言,他真是一个情感丰富、情商很高的仁爱之师啊!
  李老师去世这几天,有的同学远在海外,也在思念中流泪。在东北的刘锐锋同学说,自己的毕业论文还是李老师指导的呢。工作之后对李老师特别关心的青岛牟家骏同学在网上晒出和李老师及师母的合影照片,李老师送给他的学术著作和在上面家骏指正的宝贵笔迹。同学们在网上一起睹物思人,嘱咐家骏这是一级文物,要保存好哇。说起李老师对于大家的关心,太多太多,如果都收集起来,也许是一本厚厚的大书!
  最近,不断有大学老师、大学生甚至中学生自杀的坏消息,那些可怜之人如果遇到一些仁慈的长者以生命相滋润,也许不会走上绝路。我今天忽然意识到,我们这些李老师的学生能够平平安安一直到今天,可能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李老师这位心地善良、善于接纳、心胸宽广、与人为善、助人不倦的仁爱之师在滋润我们。
  在山东大学还有很多可爱的老师很爱我们。今天就只说李老师吧。
  虽然阴阳已相隔,我相信,李老师知道他心爱的学生们在不同地方都在品味他的爱,思念他,他的生命因此在延续。当我们以李老师那样诚恳、温柔的眼神看别人时,李老师就在我们的眼神中活着;当我们以接纳众人的胸怀接纳别人时,李老师就在我们的接纳中活着;当我们像他那样一直到老津津有味研究学问并乐在其中时,他在我们活到老学到老的乐趣中活着;当我们像他那样在亲切待人助人爱人上认真、在索取和利益上豁达时,他就在我们的品格上活着。
  此行济南,看了李老师极其短暂的两眼。值了。
  出了殡仪馆,得到济南同学极其温暖的接待。同学们在山东工艺美院老校区一个接待室畅谈到近四点,才依依不舍散去。今年是我们82级毕业30周年啊。

文章录入:方方    责任编辑:master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