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我的山大缘
作者:王辉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566    更新时间:2014-12-2    

 

 

王辉,江苏睢宁人,我院中文系汉语言文字学研究所教师。2007年本科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同年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古文字研究所,2009年获硕士学位、2012年获博士学位。20127月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古汉语教研室进行博士后研究,20147月出站,9月起受聘进入我院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古文字与先秦、秦汉出土文献。主持中博士后科学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基地重大项目子课题各1项。在《古文字研究》、《中国语文研究》、《考古与文物》、《中山大学学报》等刊物上发表论文10余篇。

 

 

 

20079月我考取中山大学古文字研究所研究生,导师在第一次谈话中就说《古字通假会典》(下文简称《会典》)这书最好能置备一本,并向我讲述他当年南下托运中丢的一箱书里就有它,十分心痛,后来索性买了两本,一本放在办公室,一本放在家。彼时我心中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书,能重要到让平日里节俭无比的先生买复本?接下来的几天里,每一位给我们上课的老师,都会提到这书,看来不买一本是不行了。

于是到书店用原价60元买下,这在当时真可谓下了血本。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古文字研究者案头的必备书,谁也缺不了。出土先秦秦汉文献中的假借现象十分普遍,要破读这类假借,除了要说明通假的音理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实际相通的例子。《会典》一书融先秦至汉唐古书通假实例于一炉,是学者寻找论据最好的宝库。引师之鉴,每次搬家挪屋,我都将它随身携带,深怕丢失再难买到。

之后我逐渐了解到,两位著者高亨先生和董治安先生都在山大中文系工作。我与先生竟还是徐州同乡。他倾尽心力为老师整理出版的著作,古文字学界人所共知,人手一册,足以流芳百世,令我常心生无比自豪之感。再读其书时,便会有不同以往的感受了。

2014年博后出站之际,我曾在北京一所大学觅得教职。彼时竞争之残酷与激烈至今想来仍胆颤不已。但当得知有机会到山大文学院工作时,我心底的天平立刻倾向了济南。我知道,那里的汉语言文字学积淀深厚、名师云集;平日研究几乎须臾不离手的《会典》,就在那里著述,这更令我心向往之。

世间事的机缘实在让人难以参透!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毕业竟真的到了高、董两位先生曾辛勤耕耘一生的地方工作!开学初,当我在知新楼旁听“首届董治安先秦两汉文学与文献研究奖”颁奖典礼,见到先生夫人钱曾怡先生时,才蓦然惊觉,距离自己心中向往已久的大学者一下子那么得近了。这是我的幸运,更是难得的缘分!

   《会典》是我读研后买的第一本专业工具书,也是至今为止用得最多、翻得最勤的一本,给我帮助极大。我的山大之缘正因此书而结。

社科院语言所的会议室里,挂着吕叔湘、丁声树等先哲的大幅像片。那里的老师告诉我,在这样的地方呆着,你真的不敢有一丝懈怠,否则你连抬头看他们的勇气都没有。著名如《会典》及高、董两先生还只是山大百年文院的缩影,曾在这里云集的大师们,也一定会让自己为没有勤奋用功而羞愧不已。我选择山大,就是要以此去激励自己不断进步。

 

 

文章录入:百年文院    责任编辑:百年文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