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儒敏:中文学科的传统和路向
作者:温儒敏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32    更新时间:2014-12-2    

 

 

 

 

 

 

 

 

 

 20141118日,《光明日报》名家谈学科专栏刊出我院温儒敏先生所写的长篇文章《中文学科:传统深厚路向开阔》,全面叙论中文学科的历史、现状与前景。

温儒敏,山东大学人文社科一级教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总主编。

 

 

 

 

 

 

提到中国语言文学学科(常简称中文学科),一般人并不陌生,甚至还多少插得上嘴。因为无论语言,还是文学,都和我们的生活紧密联系,中文学科是社会影响面很广的传统学科,也是对大学人文教育起着引擎作用的基础学科。当今几乎所有综合性大学、师范大学以及部分专科性大学,都设有中文学科。如果说数学是自然科学之母,那么语言文学在整个文科中也处于类似的领头羊地位。

学科的源流与现状

中文学科渊源悠久,从先秦到晚清,传统教育基本上就以语言文学为主要内容,除了熟读经史子集,就是课习诗赋或文章技巧,培养的主要是文人。传统的学术并不像现在这样细分学科,文史哲各自分科,是现代教育的产物。清末始建现代的大学,设立中国文学门(后来又称国文系),中文学科独立成为一门学科。从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中文学科逐渐成型,整体上仍承袭传统朴学,注重考据、校勘、注疏,稍后又引入科学实证方法,力求昌明国粹,融化新知,传统学术与现代学术在矛盾纠结中日趋交融变通,中文学科的研究和教学水平大幅提升。教学则强调博学而知文学源流,文学史研究成为重头戏。这时期的中文学科偏于精英教育,培养出许多文科和教育方面的杰出人才。

20世纪50年代之后,受苏联影响,强调专业化教育,文史哲分科愈加明显,中文系内部也逐步形成了文学”“语言古典文献三足鼎立的局面;虽然强调厚今薄古,但字号的语言文学研究仍为主轴,而又增添了一些新兴的学科分支,如文艺学、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语言学、现代汉语,等等,研究领域拓宽,与现实的联系加强了,学科的体制也得以完善。经文革劫难之后,1980年代学科复苏,中文学科异常活跃,一时几成显学;各学科分支的研究也逐步深入,成绩斐然,但研究和教学的基本格局仍不脱原有框架。

比较显著的变化发生在最近这十多年。面对新形势和时代要求,中文学科的人才培养模式、课程设置以及科研方面,都有大的调整。本科培养由专业化往通识方面转,多数大学的中文系不再分专业,有的就融合成一个汉语言文学专业,教学目标的定位则转而培养有较高语言、文学素养,有一定写作能力的综合型人才。只有少数综合性大学(如北大、复旦)仍然保持有三个专业的分野,但也力图打通彼此界限;本科侧重通识,加一点专业训练;到了硕士、博士阶段再细分专业方向,招生甚至要落实到二级学科下属的某个分支。无论研究生培养还是学术研究,仍然呈现分工越来越细的趋向,其中利弊尚待厘析。

学科的研究范围、分支与课程设置

中文学科是涉及面很宽的一级学科,通常下设7个二级学科。由于各个大学的办学定位和条件不同,学科设置的情况会有些差别,但课程安排则大同小异,主要在二级学科。这里略作介绍。

文学专业方向有3个二级学科,即文艺学、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主要研习古今文学理论和文学源流,评论重要的作家作品与文学现象,梳理文学发展的历史脉络,跟踪当代文学现状;当然,也会涉及文学批评、外国文学、比较文学、民间文学、影视文学、通俗文学及少数民族文学,等等。文学总是植根于特定的文化土壤,因此通过文化现象分析去研究文学,或者从文学的角度观察社会文化,与当代社会文化对话,也越来越受到文学研究的重视。

语言专业方向也有3个二级学科,即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和语言学。因为语言学研究对象不限于汉语,涉及面又很广,现在已经从中文学科中独立出来,升格为一级学科,叫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有的大学专门成立了语言学系。不过考虑到学科的历史状况以及教学的便利,多数大学的中文系仍然维持文学和语言不分家,因此语言专业就改为下设1个二级学科汉语语言学(包括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和1个一级学科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语言专业方向致力于探索汉语古今演变过程,梳理语音、语法、语用等现象以及以语言本体作为研究对象,探索语言规律。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日益密切,这些年对外汉语也逐渐成为一个学科分支。另外,和数学及计算机科学结合的计算语言学也成为新宠

古典文献专业方向只有1个二级学科,就是古典文献,主要研习古籍整理方法,通常要涉及版本、目录、音韵、训诂等学科分支。古代典籍校勘、古代经典阐释、古文字、中国文化史、国外汉学等方面的研究,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古典文献学科的人才紧缺,一些大学中文系开不出这方面的课,或者只开中文工具书等普及性的课。如今国学很热,一些大学专门成立国学研究院,或开设国学班,好处是打通,但研习的范围过于广泛,也可能专深不足。

如今多数大学的中文学科都依照二级学科开设7门基础课,要求一二年级本科生必修。到了二三年级,逐步增加专业选修课。还有些学校(通常是没有新闻传播专业的学校)会开设某些跨学科或者应用性的课程,诸如新闻出版、影视、文秘、写作等。学生也就在修课、读书和研究中发现各自的兴趣或所长,在高年级选读文学、语言或文献的专业课程,为毕业论文或者读研究生做准备。到硕士、博士培养阶段,多数大学的中文学科都依照几个二级学科来招生和分科教学。教师和研究人员的研究方向,也大都归属某个二级学科。

从三个需要看中文学科的功能与前景

最近十多年,中文学科的课程设置、人才培养和学术研究都在变革,总的趋向是要适应和满足新的时代需要,提升学科发展的活力。我们可以从满足三个需要的角度,去理解中文学科所追求的功能、价值和意义。

一是继承传统的需要。母语是民族文化的主要载体和重要组成部分,学习和研究母语,是继承优秀文化传统的前提。而一般常说的国学,即传统之学,其一部分核心内容,就是现在中文学科研习的对象。比如古代汉语、古代文学、古典文献学,都是了解和承续优秀传统文化所必需的学问。现在强调重视继承优秀传统文化,首先要把传统文化有哪些宝藏弄清楚。但现在有能力做这方面工作的人才非常短缺。开展《儒藏》等大型古籍整理,要招收博士生,生源都很困难。中文学科是培养读书种子的,在承续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建设社会精神文化方面负有重要使命。

二是语言生活文学生活发展的需要。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趋势日渐增强,现代科学和信息技术迅猛发展,新的交流媒介不断出现,促进了社会语言生活文学生活的巨大变化,对人们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和文化、文学选择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汉语研究为中心的语言规范、语言战略、语言经济、对外汉语以及计算机语言学,等等,许多前沿课题也都陆续进入中文学科的视野。

三是语文教育的需要。语言文字的运用,包括生活、工作和学习中的听说读写活动以及文学活动,存在于生活的各个领域。语言文字运用的能力以及文学审美的能力,都是现代公民基本的能力。所以从小学到大学,都有语文学习持续的要求,一些大学仍然开设大学语文,在中小学,语文则始终是一门主课。当前中小学语文教育饱受诟病,也的确存在许多问题,往往都归咎于应试教育,其实教师的素质与普遍的业务水平也堪忧。大学(尤其是师范院校)必须有一部分人专门从事语文教育研究,社会也期待有更多优秀的人才投身语文教育。

从三个满足需要来看,中文学科的确是学术资源丰厚、潜力巨大,前景可观的学科。

现状:正走出低谷,回复常态

中文学科有过辉煌的时期,尤其是19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思想解放闸门开启,人文学科迎来生机勃勃的春天,那时胸怀理想的文青特别多,考大学读中文系成为不少人的首选。但时过境迁,社会转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更多学生希望学习经世致用的学问,或者追求可能更有实利的专业。特别是随着市场化浪潮到来,人文学科包括中文学科一度风光不再,甚至陷入窘迫,门庭冷落。学科的命运难免受时代潮流的左右,而学科的生命力也往往取决于其满足社会需求的程度。从近几年的情况看,中文学科已明显从低谷中走出,正峰回路转,回复常态。

中文学科回复常态,是可喜的变化。社会开始质疑和告别单纯的“GDP崇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越来越强烈意识到精神文明重建的迫切与紧要,对以文化传承为己任的中文学科,自然也就有更多的期待与投入。如今有很多行业都期盼接纳中文人才。比如文学、影视、文化、新闻、出版、教育、管理,等等,凡是需要笔杆子的行业,都很欢迎学中文的毕业生。即使从找工作的角度考虑,中文系毕业生就业机会也越来越多。在不少师范大学,中文学科又成为生源最稳定的吃香的学科。

中文学科回复常态的背后,还隐藏着某种悄悄的变化。很多家庭温饱问题解决之后,更加注重精神层面的需求,选择专业也更加看重个性、爱好,希望所选的专业最好能成为自己将来的志业,而不只是为稻粱谋的职业。一般来说,对语言(特别是书面)表达比较敏感,比较有才情、有个性的人,不特别在乎物质享受的人,可能更愿意选择中文学科。我们欣喜地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真正从志趣出发,选择了这个学科。

澄清几种对中文学科的误读

    尽管这样,社会上对中文学科仍然存在某些误读,每年高考后选择志愿时,对报考中文系也可能有模糊认识,需要澄清。

有人可能认为学中文不实用,不像某些专业有很实在的技艺。的确,因为是基础性的人文学科,知识覆盖面广,又特别讲究熏陶感受,所研习的东西不见得全都那么实用。比如研究李白杜甫,感受唐诗独有的魅力,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研究语言变化的规律,考证古文字,也很难转化为银子中文学科的许多学问表面上看不实用,不一定能直接创造价值,但从国家民族的文化传承与发展来看,从精神涵养所得来看,就不能不承认中文学科又有无用之用,乃大用也

还有些人想当然认为,学中文的就是舞文弄墨、摇头晃脑吟哦四书五经及古诗文,有点儿寒酸味,与现实隔离。这也是对这个学科的不了解。中文学科很重视传统,固然要读古书,学古代文学、古代汉语,但这是学问,在研习过程中使用现代的眼光与方法,能获得许多知识理趣,还可以丰富内心生活。这是很充实的事情,哪来寒酸味中文学科本身就是化育人的学科,能边研习边涵养自己,一举两得,在当今浮躁的环境中,难得有这种精神修炼。何况除了古典,中文学科所研习的还有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以及当代文化,等等,是中西古今汇通,与社会并不隔膜。中文学科并非一个脱离现实、暮气沉沉的地方,相反,中文系(文学院)往往是许多大学校园里思想最活跃的院系。中文系的通选课,也大都在大学里产生辐射性影响。

中文学科最引人瞩目的常常是文学,那种认为中文系的课程不实用、比较的误解,也多指文学。其实中文学科可谓有虚有实,虚实兼济,不只有文学(且不说研究文学也并不能说就是的),还有很实在的语言古典文献文献学训练古籍阅读整理的能力,是要下死功夫的。能说这学问不?语言学研究虽然归入人文学科,但它有一部分是讲求实证调查和科学分析的,比较接近理科。和传统的中文系不同,现今中文学科的研究领域拓展了,有一部分是跨学科或者文理结合的,往往处于科学研究的前沿,也能直接创造实用价值。目前有些大学的中文系部分学科招生,已经文理兼收了。喜欢理科的学生,在中文系也能发挥自己的潜能。

还有些报考中文学科的学生,想象中文系就是作家的摇篮,往往带着作家梦来选择这一学科。这也有失偏颇。的确,中文系出过不少作家,但中文学科一般不把培养作家设定为教学目标。作家要有天赋,有生活,可遇不可求,不是学校能够刻意培养出来的。中文学科的定位是把语言文学作为研究对象,培养这方面有较高素养与能力的人才。社会需要作家毕竟极少数,但却需要大量笔杆子。进中文系即使当不成作家,起码应当也可以成为笔杆子。学中文的学生受过语言文学的基本训练,文字能力较强,从事各行各业以及学术研究的适应性也较强,后劲较大。中文系培养的人才众多,发展的路向宽广,不只是学术圈子,做各行业的都有,而且都可以做得不错。

当然,在当前比较实利化、浮泛的风气中,中文学科也还有困境,有弊病。比如学科分工过细,各自为营,产生许多学术泡沫;学生读书不多,写作不过关,缺少文气,没有文化传承的自觉,等等,都是需要改进的。

记得多年前我写过一段话:中文系魅力何在?在传统深厚,在思想活跃,在学风纯正,更在于其办学理念:不搞急功近利的职业培训,而是力图让学生学会寻找最适合自己的人生之路,打下厚实的基础,使整体素质包括人格精神都有健全的发展。这也许就是我们理想中的中文学科吧。

 

文章录入:百年文院    责任编辑:百年文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