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范今:我们都曾是青春俊朗的读书人
作者:孔范今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35    更新时间:2013-10-24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淹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张克云在台上动情地唱起了老版《三国演义》的片尾曲,我们台下一群古稀之年的老人都湿润了眼眶。许多事情历久弥深,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现在回味起来突然感慨良多。五十一年了,我们终于又聚在了一起。
  昨天是山东大学中文系62级校友聚会的日子,早上阳光正好,微风和煦,我在知新楼下迎来了多年不见的同学们。握手问好,相拥而谈,有些同学已经叫不上名字,但再次见到感到分外亲切,真是“老友相逢不相识,敢问尊兄名为谁”啊。想起当年,我们从五湖四海走来,相聚山大,一同度过四年的青春年华,又赶上特殊的时期,心甘情愿服从分配,被分散到祖国的四面八方。世事变迁,五十多年过去,能够再次相逢在这里,我内心的激动溢于言表。
  一层大厅里的欢迎板上有郑春院长写的两句欢迎词:青春读书处,永远一家人。是啊,我们都曾是这里青春俊朗的读书人,不论到何时何地,我们同学之间的深厚感情永远不会改变。大家反复念着,都觉得写得极好,正应了当天的景,于是纷纷拿出相机合影留念。
  会议室里,同学们纷纷落座后,主持人说:“让孔范今同学来讲两句。”啊,时隔多年,我又被称呼了一次同学,感觉像是回到了文史楼的老教室里。
  我们这一级同学经历都很曲折,正好赶上文化大革命,一群知识分子都积极投身到了四化的建设之中。记得一个从新疆回来的同学说,当年一起去新疆的一个朋友为四化建设而献身,埋的时候他嘱咐道:“在边上也给我留个位置吧,到时候能做个伴儿”,我听了心酸地想掉眼泪。大家当年都很艰苦,都很不容易,但都任劳任怨,并且在自己的岗位上干得很好。许多事情都有两面性,文化大革命虽然让我们吃了些苦,但也让我们受到了历练。沧海横流,再看眼前人,都已过了古稀之年却都不言老,不得不感叹,我的同学们都很了不起,我为我们中文系62级感到自豪。
  参加聚会的还有几位我们当年的老师,几十年后又听到老师们的谆谆教导,我们都感慨万千。班主任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话筒前,还没说话就红了眼圈,他说我们是他最优秀的学生,很多次做梦,都梦到文史楼,梦到我们。老师说,自从接到通知要聚会他就一直在惦念,几天来魂牵梦绕的都是我们班。
  台下的同学们都争相举手要说两句,站起来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先流到了腮边。五十多年风霜雨雪相伴而过,没有比这更亲的情谊。孔智光满含深情地朗诵了一首《水调歌头》,意气风发不减当年。许多同学现场作诗表达内心的激动与愉悦,我在一边默默地听着,看着。
  六二年级六二人,
  中途不幸丧十君。
  昔日借身去南海,
  今朝驾鹤竟西巡。
  杨树林中忆旧影,
  文史楼下余足音。
  生者终宵深怀念,
  但愿梦中重论文。
  同学们,五十一年过去了,我们的文学院早已蓬勃发展,让我们各自保重,一起守护好,珍惜好,建设好我们的精神家园,期待与你们的再相聚!

 

   (孔范今:我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我院院长、中文系主任)  

文章录入:百年文院    责任编辑:百年文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