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卫强:我们应该怎样做学术
作者:杨卫强    文章来源:转自《山东大学报》    点击数:632    更新时间:2013-3-31    

                                  (杨卫强,2011级硕士研究生,转自2013/3/20《山东大学报》)

    “学术”一词,在古代中国是指追寻研究学问的方法与水平。而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为:有系统的、较专门的学问。学术是对存在物及其发展规律的学科论证,泛指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从事高等教育和研究的学科与文化群体常被称呼为学术界或者学府。高校作为学术研究的重要阵地,致力于培养研究生从事学术研究。
     学术,又是和孤独联系在一起的。孤独是什么?孤独也许是我们学习的时候没有人陪,也许是我们吃饭的时候相互沉默不语。依我看,孤独,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也赋予了我们更加宝贵更加实在的安全感和存在感。因为孤独,我们清醒地追逐梦想,畅想未来;因为孤独,我们更加清晰地衡量自己,定位自己。于是,研究生、学术、孤独三者相互依赖相互依存,由此构成了象牙塔里面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研究生的学术之路是孤独的,但是,依笔者之言,学术,乃是最宽广的孤独,最诗意的孤独。笔者作为一名硕士研究生,试从三个方面剖析我们应该怎样做学术。
学术,“不学”当然“无术”
     如今的社会早已进入信息化时代,各种各样的论文信息获取渠道已经使得我们的学习方式产生了很大的改变。网络是把双刃剑,在给我们带来极大便捷的同时也对我们传统的阅读、学习习惯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冲击。此外,研究生培养中学术诚信与学术道德缺失问题日益凸出,学术浮躁情绪日益蔓延,这已成为教育界乃至全社会密切关注的热点。对于身处校园的研究生而言,喧嚣浮华的社会充满了太多的物质诱惑,过于纷繁的物质与娱乐生活占据、蚕食着我们宝贵的做科研写论文时间。现在我们看到的情形往往是,静下来潜心做学术已经成为一种奢侈,甚至变成了“异类”。在种种险恶的格格不入的学术环境面前,那些发自内心希冀能够脚踏实地地研究学术的研究生们究竟该何去何从?笔者认为,仅凭一己之力也许无法扭转信息化之时代潮流,但作为研究生自身,要做到以下几点:
     1.学博观约取。较之前辈查阅文献的繁琐与困难,现在丰富的网络资源实际上为我们节省了大量的时间。但是,网络的发展也带来了很多的问题,要提高个人素养和文化素养,不能完全依靠网络。研究生要彻底静下心来,博览群书,积累材料,脚踏实地,孜孜不倦,而不是在“复制”、“粘贴”、“拼凑”他人论文上下功夫。试想,一个人压根儿就没有读过几本书,但是著作“丰裕”,这难免让人产生“拾掇”他人成果之嫌。
     2.学思考。思考是一种习惯,在研究中思考,在思考中研究。知识和书本是死的,但思维是活的。这是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若非有自己独立思考的本事,有强大的自我调适能力,未来的你永远是在随波逐流。
     3.学交流。学术交流是推动科学研究和社会发展的重大力量,也是培养创新型人才的重要手段。通过交流,各种新知识、新思维相互碰撞、相得益彰而共同进步。
     功夫要死,心眼要活
     在这里,我要借用国内著名杜甫研究专家、山东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张忠纲先生经常告诫他的研究生的一句话。张先生行年已经七十有三,但是读书治学仍才思敏捷,坦诚勤恳,孜孜不倦。也许正是凭借这种读书治学之精神,张先生终成我国唐宋诗研究的著名学者,对杜甫诗歌用力甚勤,是目前杜甫研究的优秀学者之一。“功夫要死,心眼要活”是张先生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谓鞭辟入里,让人受用不穷。
     何谓功夫要死?不妨举例说明。董仲舒(前179—前104),从少年时代即开始治《春秋》之学,神志专一,异常刻苦,据说他三年之间未曾窥视过园圃,终成一代儒宗。苏轼在《晁错论》中说:“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昔禹之治水,凿龙门,决大河而放之海。方其功之未成也,盖亦有溃冒冲突可畏之患;惟能前知其当然,事至不惧,而徐为之图,是以得至于成功。”诚然如此!读书治学,必先有厚积方可薄发。倘若不读书、不治学,而习一些外道招式,投机取巧,沽名钓誉,终其有朝一日,必因胸中空无点墨而贻笑于他人。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想到民国时期及上个世纪末学术辉煌时期涌现出来的一批学界泰斗,并为他们读书治学不为名不为利的无私奉献精神深深折服。脑海中,梁启超之治学情形、王国维之治学情形、陈寅恪之治学情形、钱锺书之治学情形……历历在目。也许有人会说,陈寅恪、钱锺书他们都是天才,很有天分。我们看了他们的手稿就会明白,他们的成就也是刻苦学习、潜心钻研的结果。斯人已去,学风犹在。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后生们在读书治学困顿迷茫之时仍想见其雄风。
     何谓心眼要活?研究生在读书期间,不要死读书,不要读死书,不要墨守成规、闭门造车,换言之,读书治学,要灵活变通。东汉古文经学的集大成者郑玄学问极为广博,大至天文历象,小至草木虫鱼,举凡社会政治制度,无不了然于胸,而又能融会贯通。他不囿于学术宗派的偏见,博采众长,故能超过前人。学术的延续既有承袭又有创新,为学要有独立思考的精神,反对盲从书本和迷信古圣贤,因为怀疑是为学的重要条件。时下,许多研究生面对所学领域庞大的知识体系感到无所适从,茫然不知自己的兴趣在何方,或许还没有摸进科研工作的大门,虽颇为用功,但仍难以窥见其中的无穷乐趣,这就需要研究生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的培养。众所周知,研究生教育的关键在于培养质量,而培养质量的关键在于创新,如果说,质量是研究生教育的生命线,那么,创新就是研究生教育的灵魂。研究生读书治学可以关注前沿,但并不代表可以盲目跟风,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实际能力选择适合自己的课题,然后勤奋积累,推陈出新。
     养吾浩然之气
    “浩然之气”这个术语,是孟子首创。孟子所谓“浩然之气”,是指一种做人的豪迈气概。拥有了“浩然之气”可以使人感到自己生命的无比刚劲、无比高大,巍然屹立于天地之间。孟子还认为,“浩然之气”是“养”出来的,而非临时制造出来的。孟子的“浩然之气”说是指人的,笔者窃以为,这种“浩然之气”同样也可用于学术研究。做学术,也需要一种屹立于天地之间的“浩然之气”。
     学术研究上的“浩然之气”,是对源远流长的学术道德和学术规范的深刻感知和忠诚坚守,是一种根植于内心深处的精神守望。崇高的道德境界和伟大的人格风范来源于我们灵魂深处积蓄已久的力量,来自于我们在精神的升华中对人性之崇高、生命之伟大的切身感受。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在重大的人生考验面前无所畏惧,才表明我们有了伟大的人生信念,有了“浩然之气”。
     时下,学术浮躁之风盛行,科研成果鱼目混珠、真假难辨。在这个物质极大丰富、精神极度匮乏的时代,人们很容易迷失自己,丧失信念,找不到精神家园。于是乎,坚守学术上的“浩然之气”亦极为必要。作为国家,要积极探索我国研究生学术道德和学术规范教育的长效机制,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完善学术道德和学术规范的相关制度。作为研究生,在学术研究中,一定要实事求是,追求真理,善于继承,勇于创新,勤奋求知,严谨治学,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国家培养研究生的学术期望。
     我一直认为,人生是一个过程,在这个有限的过程中,既要品味人生的酸甜苦辣,也要经历悲欢离合;既要享受阳光雨露,也会遭遇急雨雾霾。所有的一切,构成生命。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选择学术作为自己的终身奋斗事业,但是作为研究生,掌握基本的学术思维和学术创新能力是十分必要的,它提供给你的是一种装满“浩然之气”的宽广的孤独激情。去做一个“仰望星空”的学术苦行僧,抑或转身离开,踏入你为自己编织的“芳草地”,这个选择权在你,但记住,学术是最宽广的孤独,是孤独的激情。

 


 

文章录入:hjl    责任编辑:master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